????说好一个星期早饭就是一个星期早饭。

????第二天一早,林楠舒就把昨晚特意嘱咐张妈多做的早餐放到了箫涂桌子上。

????待箫涂走进教室,看到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包子和豆浆,会心一笑,眉目含情,整个人比平时看起来温驯不少。

????张鑫欢呼一声,“哇!有好吃的。”冲过去就要去拿桌上的包子,箫涂动作更快的一手包子一手豆浆,眉高高扬起,眸里带笑,唇一勾,带着七分炫耀三分鄙视,“想吃?”

????张鑫连连点头流口水厚着脸皮道:“是啊,是啊,箫哥你这包子好香啊,你们家是换厨师了吗?正好我饿了,给我一个呗!”

????林源捂脸,这傻子,什么换厨师了,明显就是别人特意给箫哥带的,而且他们箫哥哪里有一点要分享的意思.......

????果然箫涂冲着张鑫笑了笑,一口咬在包子上,包子皮薄馅厚确实鲜美异常,最主要的是这个是林楠舒特意带给他的。

????重点是别人都没有!

????独一无二只属于他的东西!

????箫涂只觉嘴里的包子更香了,在喝一口豆浆,嗯,甜!

????箫涂三两口吞掉一个包子,见张鑫还眼巴巴的瞅着他。

????箫涂眉一挑转身背对着张鑫,宝贵道:“不给,我的。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去买。”

????“啊?”张鑫傻眼了,这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,想说你不是从来不吃带陷的东西吗?

????林源踢了他一脚,骂他:“傻愣着做什么,都要上课了,还不快滚,等着被刘唐僧抓住写检讨吗?”

????张鑫丧着脸滚了,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林楠舒却不小心红了脸。

????夏倩偶然看见了,还有些纳闷问她:“怎么?你很热吗?脸这么红,要不要开电扇?”

????林楠舒摸了摸脸,不自然的拿起书,打着哈哈说:“是有点,不用开电扇了,可能是刚刚路上走得急,过会儿就好了。”

????夏倩点点头也没多想,拿起试卷上一道不会做的题请教林楠舒。

????林楠舒一边给她讲题一边暗暗放下了心,擦汗,忽悠过去了。

????她这同桌,别看平时呆呆的,但对于八卦的嗅觉灵敏绝对不下班上的那个包打听,有人还曾开玩笑说让她们两个组个队直接出道当狗仔去,绝对红遍整个娱乐圈。

????“对了,楠舒你是不是报名了跳远啊。”夏天突然问。

????林楠舒迟疑着说: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????夏倩:“后天就是运动会了,我看看你报名的项目什么时候开始比。”说着她拿出一张表,一目十行的扫了扫,然后开心的对林楠舒道:“运气不错,竟然是头天上午就比赛。”

????林楠舒有些不明白:“?”

????夏倩解释:“运动会一共要开三天,早比完早休息,你就一个项目,比完了完全可以回教室看书。等需要集体出场的时候再出来就可以了。”

????林楠舒懂了,这运动会对其他班同学来说是可以愉快玩耍的好日子,但对一心想考重本大学的高二一班尖子生们来说就是浪费时间,而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,四舍五入,所以运动会等同于浪费生命。

????因此就有人才想出了那么个办法,比赛的时候出来,其余时候继续回教室看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