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眼见事态瞬间恶化的窥虚道长,一把接下受了重伤的韩天下,用宽大的袍袖抹去其嘴角溢出的鲜血。

????“老烟袋,你怎么样?”

????“不用管我,先去……”

????韩天下话还没有说完,陆迁的身形就已赶到切近,挥出一掌,直奔窥虚老道的后心而来。

????早就有了提防的窥虚道长,忽听得身背后杀招又至,忙放下韩天下回身以对。二人再次双掌相汇,不过这次的结果与之前可大不相同。

????窥虚道长几乎用上了自己十成十的功力,一掌击出,即是强招化煞,纵使是入魔之后实力大增的陆迁也被打的退出两丈开外。

????“唉,可叹呐!”

????面对如此情形,窥虚道长的内心是极为不愿看到的,不过既然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,眼下只有尽快控制住陆迁才能化解此次危机。

????想到此处,窥虚道长立刻调动体内真气,将数十年的修为尽化于双掌之中,如今唯一能克制住陆迁这魔性的办法就只有将他的功体锁住,而后再以内力助其调和体内气息,方可成功。

????不过这说来简单,要想做到又谈何容易?时才本想借吴老歪和韩天下之手,合三人之力一举封住陆迁的穴道,可没成想中途因那飞星阁的贼人生了变故,让吴老歪白白送了性命,世到如今也唯有自己一个人上了。

????为了让陆迁能够早日脱离魔心,免去生灵涂炭,窥虚道长抡开双掌,施展出他的独门绝学——两仪须弥功。以气化形,以形化意,再度与陆迁强势对在一处。

????吃了亏的陆迁,在魔性的作用下,攻击节奏更为猛烈,将奇门天衍二十二式逐一施展开来,这看似奇怪的招式却是暗含变化无穷。

????若是一般人被陆迁这套打上,必定只有束手待毙的份,可窥虚道长不同。本就通晓阴阳之法的他,对于奇门倾谷派招式中暗合的九宫八卦之理亦是了然于心。遂能见招拆招,化强横于无形。

????陆迁见一时半刻杀不掉他,心下怒火更胜。将身子一顿,双眼的猩红愈渐加深,不由得一声大喝,暴起发难。

????以手肘为棍,来扫窥虚老道的玉枕穴,招如雷霆,丝毫不给他多余的反应时机。窥虚道长眼神凌厉,自陆迁抬手的一瞬间就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式,忙将身子一倾,闪过要害,跟着飞出一脚来弹他的小腹。

????高手过招往往瞬息万变,窥虚道长这一脚虽是迅猛,却不及如今的陆迁周身有内功护体,踢了上去完全犹如泥牛入海,完全起不到作用。

????情急之下,窥虚道长运足一口气,飞身跃起,自上而下对准陆迁的肩头就是一掌。这一掌包含了两仪须弥功的精髓,是种在顷刻之间利用柔劲将内力打入别人体内的方法。

????对此浑然不觉的陆迁原本还要以强招相对,可当窥虚道长的掌心触及到他肩上的一刹那,只觉似有一座大山压住,半边身子都不听使唤。

????看到这一招颇有奇效,窥虚道长不敢迟疑,利用这个空隙再蓄一掌,将陆迁另一侧肩头同时打中,至此封禁了陆迁双手,总算是暂时缓解了压力。

????此照与点穴不同,暂时的麻痹只能维持一小会,必须趁此机会完全制住他的穴道才算达成目标。

????已是满头大汗的窥虚道长顾不得休息,展开脚下轻功,快速来到陆迁身后,依次点中他的奇经八脉,跟着饱提丹田气,一声大喝,将陆迁震的两腿一软,顺势跪了下去。

????被反制住的陆迁,如今手脚都不能活动自如,心中自是愤怒,只能在嘴上耍耍功夫,不断咆哮。

????看他如此可怜,窥虚道长干脆直接动手打晕了陆迁,以免再被他搅扰心神。再度过来探看韩天下的情况,只见老侠客面色苍白,气若游丝,如不及时治疗恐有性命之忧。

????容不得多想,窥虚道长忙自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,倒出几粒秘制的丹药托在手心,掐开韩天下的嘴巴一次性全部灌下。

????如此还不算完,为了护住他的心脉,窥虚道长又把老侠客在原地摆好姿势,自己在身后源源不断的输送内力给他,试图与他体内的真气引起共鸣,才好稳住伤情。

????果然,过了一会儿,韩老侠客的气息渐渐平复起来,紧闭的双眼能够慢慢张开,待他的状态又平稳了一些,窥虚道长才关切的问道:“老烟袋,可感觉好受一些了吗?”

????“唉……”

????韩天下先是缓缓吐出一口气,跟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。

????“陆……陆小友如何了?”

????身在如此处境仍念及陆迁的安危,窥虚道长紧握住他的手,很是理解的道:“总算是制住了,待会再给他化解一些旺盛的真气看看能否有些效果。倒是你啊,这把年纪了还受到如此重伤,能捡回这条命已是万幸了。”

????“哈哈,呃……”

????韩天下本想笑一笑,却无意间牵动的体内五脏六腑犹如灼烧一般的疼痛,只好把嘴角的弧度硬生生收了回来。

????“这孩子也是命苦之人,比起我这条老命,他才是武林未来的希望。唉,只可惜老歪他是看不见了……”

????话音未落,韩天下的声音突然哽咽住了,眼眶中不断溢出的泪水与他颤抖的双手,无不透露出对于这位兄弟的死无比痛心。

????“罢了,人在江湖生死早已置之度外,如今去了也就去了,不用再历这刀兵之险也算是一种解脱,你也不必过于感伤了。”

????飞星阁,狱中。

????肚子饿的咕咕叫的刘二吉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快要憋闷死了,要杀还不杀,要放也不放,自从他编了个谎话递上去以后,飞星阁就跟没了他这个人似的,从来都没人过问。

????直到今天!

????“喂,想不想逃出去?”

????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自大牢的窗外传来,刘二吉转头一看,竟是一个蒙着面纱的奇怪男子。

????“想又如何?这可是飞星阁,哪里走的脱?”

????等了这些日子,已经有些绝望的刘二吉完全陷入了自暴自弃的状态。

????“哈哈,只要你想,这有何难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