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尹星眸没想到,时隔多日,又来到晏家老宅。

????“尹小姐淋了雨雪,去洗个澡吧。我已吩咐下人准备衣物,会有人给你送过去。”

????看着那张一模一样的脸,尹星眸瞥开眼,“谢谢晏先生收留。”

????尹星眸不傻,知道晏希白在这时候出现并非偶然,但她不怕。

????温热的水让她冻僵的身子重新暖和起来,冰凉的心却逐渐沉入谷底。

????麻木的洗澡换衣,收拾好之后走出去,晏希白居然还在。

????尹星眸朝他走过去,再次道谢,“晏先生,今天的事情,谢谢了。”

????“不客气。只是这称呼听着总有几分别扭,不介意的话,你可以喊我一声大哥。”晏希白总是面带温和笑意,声音听起来也格外舒服,只是他脸色苍白呈现病态,谁看了都有几分恻隐之心。

????她唇角轻勾,依言改了口,“好,晏大哥直接叫我名字也可以,不过我好奇你为什么帮我?”

????“助人为快乐之本。”

????“……”没想到表面正经的晏希白还懂冷幽默。

????晏希白露出一个微笑,从旁边拿起东西递给尹星眸:“你的东西。”

????竟然是刚才落在地上的朱砂梅,晏希白帮她捡回来了,甚至换了一个玻璃瓶装着。

????这个男人可真是细心。

????“谢谢。”她抱着瓶子,发现里面的花瓣几乎凋零。心头似压着一块沉重的大石头,让她感觉很难受。

????“这朱砂梅,原本是打算送给阿凛当做生日礼物的吗?”

????“这你也猜到了?”

????“既然没有送出去,不如就将它转赠与我,就当是答谢我今日收留的人情,如何?”

????尹星眸微微迟疑,突然想起来,晏希白跟晏时凛是双生子,昨天是他们两人的生日……

????她将手里的瓶子递出去,“一枝花还晏大哥的人情,很值得。”

????想来有点讽刺,她为了让晏时凛开心,不惜往自己手上扎了两道伤痕就为了维持一朵花的盛开,可最终却落到了别人手中。

????反正,这花已经失去它的意义,对她而言毫无作用了。

????晏希白拿到花,似乎很喜欢。

????“阿凛一定跟你说过,这是母亲最喜欢的花。”

????“是……”

????“那他有没有告诉过你,我们的母亲还活着。”

????乍一听到这个消息,尹星眸惊讶的瞪大眼,“不是说已经……去世了吗?”

????“外面流传的话有几分又有可信度呢,就好像,所有人都以为晏家只有一个少主。”

????突然觉得,晏家藏着好多秘密。

????她顺着晏希白的诱导,追根溯源,“你们是双胞胎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
????“我跟你讲个故事吧。”晏希白语气平和,慢条斯理的说起晏家秘闻:“一个古老的家族曾经预言,这个家族将繁荣万世,但如果出现双胞胎,一个是会带给家族荣耀的福星,一个是会颠覆家族的灾难。”

????尹星眸越听,心里越是忐忑不安。

????她紧紧拽起手指。

????当答案即将浮现,晏希白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????“好了,听完故事就该睡觉了。”

????他双手控制轮椅转了个弯,背对着尹星眸,缓缓离开。

????莫名其妙被灌输那么多秘密的尹星眸心绪难平。

????外界所知的晏家太子爷是晏时凛?

????所以,而双腿残疾的晏希白就是被抛弃的那个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