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毛兰指着台下的桃花,说道:“你,敢接战么!”

????桃花看着台上的毛兰,心中一阵感慨,抱着琴站起身来。

????叶时雨看着她,宽慰道:“莫要被心中郁结所困扰,加油。”

????桃花点了点头,走上擂台之上。

????而桃花的位置处,上官无己不知何时来到坐下。

????只见上官无己双手交叉顶在下颚处,看着台上的桃花,碧瞳闪耀出一阵奇色。

????“你说,她能赢么?”

????“你是她的师兄,你不应该比我更加了解吗?”

????“有些人就算相处十数年,也不一定看到她内心的真实想法,不是吗?”

????叶时雨怪异的看着上官无己,上官无己语气轻淡的说道:“桃花不同一般人,你如果想了解她,那就通过这场比赛吧,看看她的内心。”

????而在另一旁的秦挲看着台上的桃花,纤细手指关节摁的声声作响。

????站在秦挲身侧的武绪文眼带战意的看着上官无己,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:“紫星三绝·上官无己,没事,再过几日,吾便会粉碎你的神话,期待吧……”

????声音幽幽,武绪文整个人仿若消失一般,使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。

????高楼之顶,梵佛子看着底下的秦挲二人,双手合十,自言自语说道:“千年大劫,十世之怨,终于要来了,贫僧的使命也终于要开始了。”

????一句“贫僧的使命也终于要开始了”竟是夹杂回音,仿若数十上百人纷纷说出此语。

????擂台之上,桃花看着面前俏脸含煞的毛兰,无奈的说道:“毛兰,真要如此么?”

????“你!难道就不该为你所做的事情负责么!”毛兰冷声说道。

????桃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脚步后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形,有些痛苦的说道:“你果然是为了他,为了毛”

????“闭嘴!你没资格提起他的名字!你这个贱人!”毛兰似被戳中心头痛事,语气愤怒的吼道。

????桃花抱着琴,看着眼前漂亮非常的毛兰,想到那人曾经说过他的妹妹虽然姿色平庸,但内心却十分善良。但现在眼前的毛兰不仅长得国色天香,而且内心充满了怨恨,使得她的气息充满了一股怨气与恨意!

????太史图站出来,打断了两人的话语,说道:“请出题吧。”

????“听闻你的桃花舞与琴声并称双绝,那我今日便想看看你的桃花到底如何!”毛兰指着桃花冷声道。

????桃花闻言,将琴放下,对着毛兰说道:“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弥补,如果你认为这是解决之法,那来吧……”

????“我就是看不得你这般惺惺作态之姿,我要用这一战告诉我哥、告诉所有人,你根本就是一个贱人!”毛兰说完,便开始翻舞长袖,含煞的眉眼之中竟是添加三分妖媚,一双凤眼更是夺魄摄人!

????桃花却是闭上双眼,身旁的花叶竟然无风自起,飘洒在桃花周围。

????桃花一动,花叶随之飘动,粉红色的长裙在绿叶的衬托之下,宛若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正要绽放出自己最光华之刻。

????两人舞动之时,内力汇集周身,互相撞击,引动一阵阵闷响。

????台下的叶时雨看了眼桃花,又看了眼毛兰。只见毛兰双眼似电,一抹奇异蓝光闪过,被其所看过之人仿佛都被勾去了魂魄了般。

????叶时雨运起内力,抵挡着毛兰的媚术,他扭了扭头看了眼身旁恍若无事的上官无己,说道:“这毛兰的媚术当真惊人,一双凤眼如此摄心夺魄,功力不足者只怕难以阻挡。”

????上官无己却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旁门左道、罂粟毒药,不值一提。”

????比起上官无己的淡定,台上的桃花却是感到一阵阵压力,但仍是专注于自己的舞蹈。

????“感受到压力了么?这便是我身上的重任!你承担不起的重任于怒火!”毛兰见桃花不为所动,语言攻击道。

????桃花却是减缓了舞蹈,对着毛兰说道:“你真的是毛兰么?”

????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毛峰对我说活的毛兰是一个开朗、活泼,虽然不漂亮却是一个善良的女孩,可你不是。”

????“呵呵哈哈哈哈哈,这还不是拜你所赐!若不是你这贱人,我哥怎么会被你们紫星殿的人打成终身残废!”

????“……你错了,毛峰自己咎由自取,怪不得旁人,毛兰,我不知道你为何我变成这样,但是我没猜错的话,你在用你的命元维持这样,现在回头还不晚。”

????“你闭嘴!你有什么资格来对我说教!”

????毛兰一语呵斥桃花,眼中的蓝光越发璀璨,身上的气息则是更加妖媚。

????桃花眼中闪过一丝不忍,手中却是动作不停,既然不听,那便把你给打回来!

????双方舞姿飘洒,即将到收官之段,毛兰长袖直扑桃花而去。

????桃花不慌不忙,双手一合、一开,腰部微弯,左脚自下而上一点、一踩,竟是借助毛兰攻来之力,直奔毛兰而去。

????毛兰见桃花上前,双眼盯着桃花双眼。桃花瞬间感觉脑袋一片空白,随即便右手立印,内力催动手印,一股磅礴之力而出,竟然是火焰喷出,将毛兰的袖子烧毁。

????桃花见一招功成,欺身而上,连点毛兰四处大穴,封住她的奇经八脉,手上摁在她的小腹之上。

????“我要废你的武功的话,只需要微微用力即可。”

????“动手吧。”

????毛兰凄然一笑,自己豁尽一切才换来的这一身实力,却还是输了,输给了这个女人。

????桃花闻言,却是将手放开,左手竖起食指和中指,一指指在毛兰天灵之上。

????毛兰只感觉天旋地转,时间回到三年前,自己的大哥像条死狗一样丢在家门口,全身经脉、骨骼都被打断,整个人痴傻不已,嘴里只说出桃花两字。

????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才让她知道自己的大哥原来因为喜欢桃花,喝醉后差点冒犯了桃花,结果被紫星殿的人打成这样。

????自那天后,毛兰发誓要让桃花付出代价。桃花是女神,那就让神从神位之上跌落下来,这样才能让她的恨意减轻!

????她不辞辛苦,通过层层关系才换来这一身实力,到头来,仍旧是一场空,一场空啊……

????毛兰睁开眼睛,双眼不知何时开始湿润,她凄然的笑道:“桃花……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呃!”

????凄然笑声猝然而止,桃花扶着正要倒下的毛兰,合上她那一双不甘的双眼,拿起琴,将她抱下台上。

????台下的秦挲看到这一幕,冷哼一声:“哼,废物。”

????上官无己看着被桃花抱下来的毛兰,感慨似的说道:“震碎了自己的心脉,何苦呢。万事无如退步人,孤云野鹤自由身;松风十里时来往,笑揖峰头月一轮。”